見證集‎ > ‎見證集‎ > ‎

認知正確,事奉恒切!(本文) 浸信會神學院尹春榮弟兄

張貼者:2018年5月12日 上午2:17limei Tsai

() 蒙召出於神的計畫(v15a)

先知以賽亞在第一節說:「自我出胎,耶和華就選召我;自出母腹,他就提我的名。」然後在第五節又說:「耶和華從我出胎,造就我作他的僕人。」原來神的僕人這一神聖位份,並不是自取的,而是神所預定、所揀選的。

「造就」在原文裏有可以指人的動作,也可指神的動作,可指計劃、架構、命定。這詞也可以用來指陶匠那陶造的工作;也可以用來指雕刻家雕刻的動作;更有意思的是跟”擠壓成型”同樣的意思。

當然,以賽亞並不是在出生之後就作了先知,他真正的回應神的呼召是在第六章。但他深知道,原來那次呼召的事件並不是偶然發生的,而是在神美善的旨意當中。以賽亞也深知,耶和華從他出生就一直預備他,用環境、知識、經驗等等來造就祂。所以他說:耶和華從我出母胎就造就我。

今天的我們是過去的我們所形塑的,目前我們依然在神「施工中」的過程。因此今日我們的一切經歷、遭遇,其實都是神陶造我們的鍊金廠。所以我們並不是苦哈哈的加入十架苦路,我們乃是參與神一個永不失敗的計劃中!

我回應神的呼召是在十年前,也就是2007年的時候。後來跟太太一起讀神學,走上全職服事這條路。這幾年的服事中,我愈來愈體會:「耶和華從我出母胎造就我。」我的家庭、我的經歷、我的敗壞、我在教會混的那些日子…,都是神用來造就我的工具。原來我們每個人都在上帝手中,按著祂美善的旨意去計劃、去雕刻、去塑造的。

被神命定成為神僕的人,也許會有人感到無奈,深覺我們不過是用來作事的「工具人」而已。非也!聽先知在第5節所說的心聲:「原來耶和華看我為尊為貴。」各位弟兄姐妹們,神看我們為尊為貴哪!我們不只是工具、棋子而已!耶和華上帝迥非世人,工具用完了就丟。有誰會捨了自己的性命救一個工具嗎?基督卻為我捨身流血!有誰會把最真的愛給一個工具嗎?有誰會把一個工具刻在心上如印記,帶在臂上如戳記嗎?我們的神卻說:「縱然父母會忘記你,我卻不會。」各位,原來耶和華看你、看我都為尊為貴!

神的僕人需要有這樣的認知:我們不是隨機不定地加入事奉者行列,而是因為神將我們高抬,使我們可以在祂的永恒、絕對會成功的計劃上有分!如此,我們就不會為了一些遭遇而心裡不平;那麼,我們便不會為了自己目前的失敗而信心全失。

() 服事關乎萬國萬邦:

今天的經文告訴我們,當有的第二個認知是:我們的服事是關乎萬國萬邦的。第5節談到以色列人要歸主;第1節提到「眾海島」。第6節又提到說:以色列人歸主還是小事,還要作外邦人的光,叫祂施行上帝的救恩,直到地極。以賽亞書的第二部份,有一個神學重點:"耶和華是全地的主"。類似的用詞在第二部分出現了超過十次。而在新約,主耶穌在潔淨聖殿的時候,所引用的就是賽五十六7節:「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。」

難怪有人會說,以賽亞書的前部份(1~39)就像是舊約的以色列歷史,他們活在狹獈的民族主義當中,視所有的外族人為不潔淨的種類。但第二部份(40~66)卻像是新約的猶太人歷史,將救恩從猶太地區傳到地極。上帝為了這個永恒計劃,藉著主耶穌降世為人預備救恩;也預備了一位「外邦人使徒」保羅,使福音臨到萬邦!

我們家到緬甸已經有三代了,在北緬的華僑,有一點小小的民族優越感。我們看不起別的民族,都會稱他們為「夷人」,甚至有點輕看緬文教育,所以我小時候是不想去緬文學校的。後來我結識了許多的「夷人」朋友,最後還娶了一個克欽族的「夷人」太太。奇妙的是,長大後問了媽媽才知道,原來一開始向我們家傳福音的,是「莫拉維亞弟兄會」的「夷人」牧師,是一位克欽牧師。我回頭看這些經歷的時候發現,原來神早就把「萬民」的概念,不經意間植入我的心中!

講到萬族,恐怕目前的分類方式,不再只是語言、文化而已了,還包括了許多心理上、身理上有所隔閡的群體。前兩個禮拜小家分享的書:「恩典不虛傳」的內容,提到了一種族群:「我們的敵人。」就是那些跟我們的理念、習慣、想法都不同的人,我們需要作他們福音的光。

二月份我與幾位同工到緬甸密支那訪宣,結束後,同工們先回台。我留在仰光二、三天,期間有去緬甸非常古老的教會以馬內利教會。在那裡遇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以馬內利教會居然有多達八種語言的崇拜時段!我想,台灣的教會能夠在所在的地點作萬民宣道的服事,提供一個空的時段、空的空間,給一些外來族群聚會。甚至若想做得更多,還可以聘請宣教士來牧養這些群體。

我們的服事是關乎萬民的。因為我們所敬拜、事奉的主,祂是全地的主,是萬民的救贖主。萬民得救是祂的終極心意,因此不要自限,或是自滿於只把一個群體牧養好。

 

() 力量乃是耶和華神(v5下):

v5的最後一句,以賽亞說:「耶和華神也成為我的力量。」因為他也深知,他所面對的對象是一群心蒙了脂油的人;而所服事的王,也不見得個個會是個好王。

這句話更有意思的是,這句話乃是出自一位四朝國師的口。以賽亞先知歷經了烏西雅約坦亞哈斯西希家,四位王約執政110多年,至少也有七十多年。我們不知道他寫這句話是在什麼年紀?但一定也事奉了好多年。若這些話語真是寫在西希家王事件(37-39)之後,那麼他服事的年歲已是非常久了。但他深知道,他的學識不是最好的依靠;他在朝中的地位也不是;甚至於他跟皇帝的關係也不是他最主要的依靠。唯有耶和華是他的力量!

老實說,這是一個「千年老梗」。幾乎一個剛信主三個月的人,都能說得出的原則。但知道歸知道,能不能活出卻是一另一件事?

有幾個問題可以幫助我們思考。我們是否真認為:耶和華是我的力量?

當我們所有的資源都處於不確定的時候,我們是否還能安然去服事?

當我們接受到一個我們從沒做過的事工,且目前卻沒有任何可用的人,我們還會去做嗎?

我們做一件事之前,會不會主動地先禱告?還是會忙到忘了禱告、仰望?

我的屬靈父親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除了上帝沒有人是永恆的;沒有一個關係是不會變的。個人常常經歷這樣的事,很多時候在我需要的時候,最後幫助我的人,其實並不是我以為他會幫助我的人。有時不是他不願意,而是無能為力。神卻興起了一些我想不到的人來幫助,讓我知道,我的力量不是這個人,或這些資源,而是耶和華神自己!




Comments